Tag: 练习曲

  • 练习曲


    所谓回家过生日,
    就是卷在被子里抱着太阳看电影,
    因为实在太舒服,中间不停的睡着。
    这种季节的太阳,如果被辜负,实在是罪大恶极的事。

    况且是《练习曲》这样像阳光一样的电影。
    越发觉得那些听不到东西的人真是可爱,
    他们安静,疏离,敏感,深邃,坚定,多才多艺,无所不能,
    不会轻易被打扰和影响。
    永远和其它的世界彼此美好的误会着。

    比如心是孤独的猎手里的辛格,
    比如The quiet里那个假装听不到的dot

    他在电影骑脚踏车沿海旅行,
    遇到头发飞起来的要开咖啡店的少女,
    遇到父母要离婚的少年,
    遇到去世界各地工作的立陶宛模特。
    遇到要退休的老师,热爱山上日出日落的大叔,涂鸦的少年们,
    抗议的女工,家乡的仪式,
    很多很多的人。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最开始在练习曲的blog上看到的那句,
    台湾的海很寂寞,每年我都要抽出时间来陪她们。

    以及,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也不会做。


    台湾好漂亮。\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