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穆志强

  • 美男范儿

    今天最后一节国际工商课上,穆志强说,这学期咱们学校迎接检查评估什么的,大家也跟着吃了不少苦。 听的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就跟自个儿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老师啊,你非得让我们都爱你爱到不能自拔才罢休么……

  • 绝世美男穆志强

    第一次上国际工商课的时候,周娜问我,你说这老师长得像不像西游记里哪妖怪。 后来有一次又上课的时候,妖问我,你看这老师长得像不像西游记里的金角大王…… 其实我觉得他也挺像银角大王的…… 但是他是我们老师里最厚道的一个老师,说本来这次考试打算写篇论文就得了,后来学校非要让闭卷考试,他非常非常体贴的说那就改成开卷,我去上边反应反应。 我们仨决定如果他把这事儿办成了就去抓唐僧给他吃~ 后来还很贴心的决定论文不用写了写了的也不用交了交了也不给加分。 这时候我们觉得他哪里像金角银角?他简直就像唐僧一样美!我们真想特别真诚的对他唱:You are beautiful~~ PS:美男赞歌:绝世美男穆志强

  • 绝世美男穆志强

    昨天晚上不知不觉就折腾到三点,琢磨琢磨其实也没干啥,就是觉得拿手机玩波斯王子挺新鲜(恩,主要是难度比电脑的小,电脑里面那个四个钥匙我现在也没插上呢)还顺便玩了一下俄罗斯方块泡泡龙等经典游戏……没有祖玛这个实在是让我不爽。 今天早晨本来打算起来收拾一下东西吃完饭就走人了,猛然发现回家一趟还多了好些作业,就是那个很挣扎很挣扎的关于中国共产党的问题,我琢磨着像我这种对于为人民服务和拍老师马屁都没有什么大兴趣的孩子这辈子跟那个永葆先进性的共产党是没有什么大缘分了,可是人家激进的妈妈还非说交份申请书表示咱进步,我想交就交呗,反正是爹爹给写妈妈再给抄的(这个不能赖我,我爹爹的字据说是毛体,毛主席的狂草,咱思想觉悟低,不认得),大不了就是跑趟综合楼交去,咱学校小不是。后来这个同学们又告诉我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不能用圆珠笔写,大爷的,早干吗来着,得得得,我再抄一遍不得了。交完了之后我又意识到了一个更为残酷得事实就是交了申请书就得有事没事上那上初级党课去,这纯属浪费青春啊,这个要是有希望入了也就浪费了,我估计我这也没什么戏,还那瞎折腾个毛啊。这个时候我们可爱得妖班提醒我我们高中的时候有传说中的业余党校,估计那个结业证勉强能当个初级的结业证使吧。恩,继续挣扎,到处搜罗那个很像旦的书记的电话,平时咱在首都 ,还得打长途不是,我说就等周末吧,周末人家还不接电话,后来还是让妈妈找她,我以为周末回来拿了证就完事了。结果我妈又告诉我那书记说我缺两份材料,一份是当时的入党申请书,一份是某年的党课感想,我说要是还补这份是不是 应该把我已经交上去的那个申请要回来呢?然后爹爹说不用,这个入党申请书是要一直写一直写直到你入了为止。就是要一直保持着你很激进的想要加入共产党的愿望。难道共产党都是自恋狂么,这不跟写情书似的么,人家一直不跟我好我就得一直写直到人家被我的一片诚心所感动……我觉得我真是贱啊……这不瞎耽误功夫么 昨天晚上终于睡了自己的大床,爽啊。觉得学校最挣扎的就是床太小了,基本上跟我也就等长,我要是不想用脑袋把床头顶死了就得把脚丫伸出去,开始我还很担心我们学校男同志的处境,后来发现完全多虑了,我们学校比我长的男生其实是不多的……我都开始无奈的习惯低头看男人了,开始心里特扭曲,后来也就so so 了,凑合活着吧,我们的人生格言……既然我都已经从每天洗澡凑合到在校的时候就周三去洗澡,从两壶水洗个头凑合到一壶水洗完头还能剩点洗脚……还有什么凑合不了的,真是,我们的潜能是无限的~还有还有,我们宿舍六个人,目前据统计有妖班豆豆和丸子三人打呼噜,老大一人说梦话,据猴子举报天线曾经磨牙(恩恩,估计是人家饿了嘛~),唯一比较安静的猴子总是在深夜频繁的起来上厕所~多事之秋啊~ 最近狂喜欢艾柯的《带着鲑鱼去旅行》,每次看都在那疯狂的傻笑。恩,每次胡扯的时候现在的同学老是特迷茫,笑话什么的交流也特痛苦,只能看看它自娱自乐一下了。每次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总是想起老朋友们,这种感情自发现大家对某某定理的漠视之后变得愈发强烈了……不知道是首都的孩子都比较愣比较淳朴还是我们太神经了,要是曲高和寡我也能忍,可咱唱的明明是下里巴人啊。 忽然想起了地大和科大的正门,不宽的道路两旁两个高大的毛主席像面对面耸立着,人家是伟人,这就叫自我审视自我反省吧。搁咱身上顶多也就是个自娱自乐,现在还天天自娱自乐,我真怕哪天我跟米芾似的自己跟自己的影子说话,不过也没啥,天才都是疯子嘛~ 生日那天祝玉问我抗抑郁的药,我想她现在压力很大吧,想起我那个时候的恍惚,我只能虔诚的祝福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