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欢乐谷

  • 我们去了欢乐谷

    虽然我们没有玩儿什么惊险刺激的游戏,

    但是我们看别人玩儿了很多惊险刺激的游戏,

    看完之后觉得真是太刺激了!

    然后我们就心满意足的走了。

     

    ———–有一种游戏叫做跳楼机————————-

    1.大牙说他上次和媳妇儿来,

      在下面他特别浪漫的说等我们升到最高点要落下来的时候我跟你说,

      我爱你!

      结果落下的那一瞬间大牙说的是,

      我操的嘞!

    2.大牙跟我们形容的坐跳楼机的感觉是总觉得自己的牙快要被甩出来了。

       然后这时候大飞说他要坐,

       我很认真严肃的说大飞也是不能坐的,

       因为人是从上往下掉,向上的气流会把他已经很大的鼻孔撑的更大。。。

       他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3.超超一个劲儿的说她要去坐,

       结果那之前她先去玩儿了一个缓慢上升缓慢下降高度是跳楼机五分之一左右的忘了叫什么的玩意儿。

       发现自己有潜伏多年的恐高症……

     

    结果是那天那个叫什么双雄的跳楼机压根儿就没开…… 

     

    ——————还有一种游戏叫做过山车————————-

    只有祝玉自己对这个游戏表示兴趣,

    其他人都沉浸在自己曾经在过山车上拥有过的痛苦瞬间不能自拔。

    但是我们还是只好陪着她排队,

    。。。

    一个小时之后,祝玉在过山车的椅子旁边雄赳赳气昂昂的踟蹰了许久,

    毅然的跑了下来……

    还恬不知耻的拍着胸口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还恬不知耻的说如果有男人牵着她的手她就肯定敢去坐了。

    还恬不知耻的活着呢真是。。。 

     

    离开了过山车之后我们在角落里找到了一种被我们叫做疯狂小火车的儿童型过山车,

    坐的我们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觉得这一次欢乐谷来的实在是太有意义太有收获了! 

    \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