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历险

  • 天线历险记

    爬过真正的1.5之后我残废着来爬冒充1.5,在一个下坡华丽腾空优雅落地,然后我的尾巴骨就摔坏了>_<

    虽然我很想和大家爬全程,但是它越来越疼,我也觉得这样下去一定会拖累队伍,就激流勇退打算下山。 中午的时候鸟语花香,阳光温暖,上周还光秃秃的山忽然变得绿葱葱的,蝴蝶飞来飞去,一个人慢悠悠的听着风子提供的爬山专辑,老子心情相当愉快,如果不是屁股一直巨疼无比完美了。

    途中遇到一间小房子,还养着狗,好像有人住的样子,我喊了喊想问路没人理我,不过当时我意气风发,觉得这路我都走那么多次了肯定能凭着天蝎座的敏锐直觉成功回去~

    我是从第二次看到那间小房子开始慌得,莫名其妙的跟门口的小狗对视了许久,我想……这完全是一个失误……

    第三次看到那间小房子的时候老子完全崩溃了,嚎啕大哭泪如雨下,意识模糊的问门口那条狗:下山怎么走啊……

    它一脸无辜的摇着尾巴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不过我是坚强独立的小孩,不用它我也能自己找到路,这条傻狗,早晚被人吃了!

    后来听到许多羊在叫,我想有羊一定会有人放吧,跑过去果然有个爷爷在那儿,爷爷慌张(当时老子还保持泪流满面状)的看着我,说怎么了怎么了。我咧着嘴说我要回家。爷爷说啊?我说我要下山。爷爷说啊?我说我要去八大处。爷爷说啊?我不说话,严肃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大概想明白了,说别哭别哭,八大处多近啊,你等着我找个人带你下山。然后他就招呼过来一个大叔,跟大叔说xx!@#!%#@%!#$^(我真是一句都没有听懂)。

    大叔什么都没说,看了我一眼带着我默默的走啊走。 我跟着放羊的大叔一个劲儿心里慨叹真是神奇。不知不觉放羊的大叔带着我找到了正在摘树苗的阿姨和正在刨树的大叔,貌似摘树苗的阿姨和刨树的大叔也打算下山,而放羊的大叔其实又不是很想下山,于是放羊的大叔就把我交付给了摘树苗和刨树的大叔和阿姨……

    刨树的大叔说反正今天的收获也不小,就打算带我下去,摘树苗的阿姨中途看到了一棵长势喜人的树要我们等等蹭蹭蹭蹭窜了上去继续摘,我跟大叔就在下面聊天,大叔跑了三棵树,两棵花椒,据说回去还能活着,一块大树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据说可以用来作烟袋~阿姨现在摘的树苗叫做木椿,非常的好吃,市场上卖六块钱一斤。

    大叔和阿姨的女儿跟我一样大,在吉利上大专,每周都回家,不像我这样明明是路痴还到处乱窜,我跟大叔说了我今天的路线,大叔说正好可以把你带到xx(我是路痴,所以这个地方我不记得……),然后你做xxx,再倒xxx就可以到羊坨~我问还有多远下山,大叔说十几公里吧……我无比的绝望…… 走到了水库我惊喜的发现大叔和阿姨是骑着三轮车来的,是那后边有一块大木板的,阿姨骑着车,我跟大叔一人坐一边,无比拉风的下了山来到了喧闹的门头沟~大叔还有个宝贝弹弓,一路上都试图打下鸟儿来,虽然我觉得打鸟很残忍,还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大叔打,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一只都没有打到。

    因为刚开始那路车是到大峪的,我又刚好想起来周娜是在大山谷~中学的,于是又觉得这里也算一半老子的地盘~底气十足的坐到了羊坨(=_=我干嘛要底气十足,我底气不足也得坐那两路车到,我底气十足也没有人怕我的样子……

    )其实到了羊坨我还很想等等大部队下来吓唬吓唬他们~但是我实在疼得不行,逃窜回来了。

    妖啊,你赶紧回来跟我去照片子……

    \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