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hope


一遇到挫折,我就很想回家,想回北京。但是回去也不一定会更好更顺利。我只是觉得这半年来我对深圳的厌恶基本上已经到极限了,我没办法更讨厌他了。但是我也曾经这么讨厌北京来着。

有时候跟毛毛说我觉得自己挺失败的。毛毛说你考试也过了,想来深圳也来了来了就找到工作了,后来想跳槽也跳了。失败什么呢。然后我就觉得哦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失败。但是说归说,挫败感还是像深圳的闷热潮湿一样如影随形。

我到底在失败什么呢我。


2 responses to “shall we hope”

  1. 你很成功!就一点失败了:XX.!这两字我就不打了,不撒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