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去年早一点的时候,也像今年早一点的时候一样,一直打雷一直打雷,

Hansay那时候说
昨天夜里,坐在窗台举着相机用B门拍摄横跨夜空的闪电。
  错过许多稍纵即逝的瞬间,最终留存的也只是平静窒息的影像,更类似于不断生长的静脉,循环流淌更新着命里的理想与罪。
  这是我想你时候的天空。
  在我的世界里轰然响动,在你的世界寂静无声。

我觉得是因为当时我觉得写的太好,所以时间也把我推到了同样的境地,亲眼目睹它们在夜空中刻下巨大伤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