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


也就是两股势力在里面你死我活打得天昏地暗烽火连天,就算烽火连天的不行了我的体温也就是高上那么毫不起眼的两三度。本来我是打着精神饶有兴趣的看着到底谁能打赢,而且私自把赢了我会变得健康的那一边定位正义的一方把赢了我会死掉的那一方定位邪恶的一方。虽然知道这是主观唯心主义但是我可是大大方方的把自己的身体贡献出来让他们厮杀的啊,这点权力我还是没问题的吧。

但是偏偏就有好事的老大夫和我妈丝毫不顾及公平竞争的原则让我吃下一大包在这里的违禁药物以增强正义的力量。吃药之后我假模假样的装作愧对那些邪恶的小细胞然后就昏天暗地的睡了一天一夜。

这中间我好像给小玉发短信让她出来吃饭又给大猫发短信闲扯,但是我都记不清楚了。

我想现在我的身体里面一定尸横遍野吧这样想起来真是凄美悲壮~

不过邪恶们是真邪恶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小毛病都翻出来重新疼一疼,我的腰啊昨天简直就像折掉了一样。

而且还做了几个乱七八糟的梦赶快忘掉赶快忘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