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深夜醒过来,半梦半醒喝下半瓶水。
头发贴在脖子和脸颊上,电风扇吱吱妞妞的响。
翻身,再沉沉睡过去。
我一直都觉得这样片段才是生活最真实的样子。
因为太热懒得出门,因为皮肤上粘腻着不愿意与人靠近。
欲望都因此变得懒散而且委顿,
有时听,有时唱,敞着窗户,看植物拼命的生长。
好像自己只是潮湿空气的一部分,
好像自己并不需要存在着。

打电话给妈妈,我想回家,不回家,回家,不回家,回去,不回去……
这么多年,还是只有她包容我这种无理取闹的撒娇方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