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志不清


一天一夜暗无天日的睡眠,
我在梦里看见白色巨大的野兽在山脉之间穿行奔跑,
我的右手紧紧的握着面目不清的同伴的左手。

我担心我会因为追随它而荒废了余下的生命,
因此在原地和它的影子对峙。

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自己嘴唇和脸颊都干燥暗淡,
眼睛兀自奕奕的在发亮,
于是疑心自己在梦里大概哭过。

害怕昨天的偶遇是某种过去逼近的征兆,
记忆已经合上眼睛,所以你们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打扰它。

那些抑制头疼的药片让我很难保持清醒,
这种时候,我总是觉得危险和胆怯,
亲爱的,我不知道那只左手属于谁,
它给我暂短珍贵的安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