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都不能成为你——《the quiet》


一个人失去一个她非常非常爱的人的时候,会不自觉的与外界隔绝,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试图成为他。
所以Dot从来不与任何人交谈,是一个固执自闭的小孩,自说自话,抱着父亲的骨灰盒幻想温暖,试图成为他,像他一样听自己弹琴,像他一样沉默。
想变成另外一个人是很悲哀无希望的挣扎,遗失自己冷落自己,一心一意的从回忆中挖掘任何与他有关的记忆,他微笑的弧度,他走路的姿势,他说话的方式,他喜欢穿的颜色,他的味道。一心一意盼着哪一天从镜子里看到的人不再是自己,而是自己无论如何无法留在身边的人。
Dot希望只是将父亲留在身边,与其他任何人都不发生关系,但她到底不能像父亲那样真正安静的生活,新家中貌合神离的夫妻,乱伦的父女,不断向她倾诉的同学,她不断被打扰,无处可逃。
然后她拒绝了好看的男生,杀死了试图强奸Nina的教父,埋了带血的礼服去舞会。
日出之前,母亲替两个女孩儿顶了罪,Dot像父亲那样背靠着钢琴听Nina弹琴,然后她们合奏,她们相互微笑。
各自埋葬了心里的父亲,埋葬了她们苦涩艰难的爱。
明天总是新鲜的,总是有希望。

谁都不能变成谁,自欺欺人终究要走投无路,Dot一样,我们都一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