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我了


那个巨高大无比的,一千多米的,一点儿都不艺术没情趣不绵延就知道没完没了往上的,相当陡峭的,路还都是破石头台阶的,偶尔有软的路还异常滑的,山上还有小山头庙的,大破三角山,

你为什么不改行去当积木呀!

PS:路上有一土坡又陡又滑,我在远处大喝一声,都闪开,我要跑上去,然后我就跑啊跑,跑到破底下,踩了一块天杀的石头,坐那儿了……

崴了老子的玉足脖子,丢了朕的龙面……


2 responses to “累死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