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题目


昨天下午折腾的筋疲力尽面色惨白,晚上妈妈买回来牛奶的百淳草莓的彩迪卷和上好佳香草威化。非常没有前途的吃掉之后我就在无比的自责中睡着了,梦到我穿不下我最爱的衬衣了,好伤心的哭了一晚上……

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离开家离开食物。

下午去剪头发,找骆驼玩儿。妈妈说路上看到什么想吃的就买回来吃……妈妈是觉得我清瘦了么……我的计划是剪头发,买杂志买卡子吃晚饭,随手把桌子上的钱都装兜里了。

剪头发的人果然不打算轻易放过我,于是就一个劲儿的跟我说让我烫了让我烫了让我烫了。虽然我曾经说过要保持头发健康不烫头发不染头发要留长长的头发,但是我的自制力在它轻浮的臭美的容易被蛊惑被欺骗的主人面前表现的十分怯懦我就不得不把头发给烫了……

因为我不带眼镜实在看不见他拿我的头发比划什么呢我就想问问他我能不能烫成我一直想烫的那种洋娃娃头。但是我真是不敢在这大庭广众的把我和洋娃娃往一块儿联系于是我就特别努力的想要描述一下我的想法。那个那个了半天我一狠心说就是那种装可爱的。我也不知道是该用大惊失色还是恍然大悟来形容他那个表情,反正他就非常委婉的说,不大理想。

好吧好吧,其实我也觉得理想不了,毕竟我也是奔二十的人了要说虚岁那已经过了二十了而且又比同龄人都魁梧许多。反正我这个想要往可爱这方面发展的思想是传达到了。在反复观察这个男人的指甲(恩,修剪的很整齐,小手指也没有留长),头发(寸头寸头,正常男人的发型),鞋子(黑皮鞋,不尖不翘上面没有莫名其妙的装饰)和身材(腰臀没有萎缩)之后,我说你看着弄吧。

他非常准确的说要¥168,虽然不贵吧,让我非常诧异的是,他怎么知道我随手抓了170出来的呢……

然后的过程我就一直在睡觉,其实他开始给了我一本杂志,但是没带眼镜我要趴桌子上看还成,放腿上我真是看不见。中途还作了几个奇怪的梦,不过都不记得了…… 就记得现实中又过来一个男人大概想要帮忙的样子,我想千万别千万别,你们俩给我弄一个不对称的这玩笑不就开大了。果然我信任的男人非常明白事理的回绝了他让我可以继续安心睡觉……

热死我了那个灯,虽然它已然照了我好几次了吧,但是每次都觉得好热啊,干渴干渴的……

出来的结果,怎么说呢……大家可以以请我吃饭为借口过来看,如果提前一天预约我还可以把头发洗的很干净~如果请我吃的东西我刚好很喜欢我说不定还会配合化个小妆~

扯一下,当时我右边坐了一个姐姐,我也看不见她弄什么呢,就记得那个脸红的,我一直在想她是不是拿腮红当粉底了……如果哪天我的脸能那么红,妈妈一定会非常欣喜的觉得我无比健康,然而我的脸还是非常倔强的除了生病的时候惨白以外保持着永恒的黄……

骆驼同学在我的谆谆教导下放弃了在KFC嗑瓜子的打算。于是我们就分别吃了个套餐,我记得我还要了一个甜筒来着,但是刚刚想起来我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吃到甜筒啊,我的甜筒哪儿去了……甜筒呢甜筒呢

居然碰到了高中大班长及神秘人一名。我们两个八卦了很久导致居然忘了继续八卦我们之前八卦的班主任的故事。

虽然我也觉得一个天蝎座男人&一个天蝎座女人坐在一起八卦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同样很神秘又第六感异常敏锐洞悉力又强又很闷骚的两个人,恰好又都非常的贫,在一起不八卦正常么……虽然说我们都是传说中有一点阴沉的天蝎吧……

小玉一直试图让我指导她关于那个XP安装的问题,俩大学生装不上一系统……还有一个是学通信工程的……以为搞明白3G大家就不鄙视你了么……

但是人家九点回家以后小玉就没有动静了,闭关研究XP安装去了吧么难道……

小娜非要跟人家视频看头发,被我非常严肃的拒绝了,还要靠这头发骗饭吃的说……

の,回家喝了碗粥,为什么我就总觉得汉堡不是粮食呢……

睡了,每次弄完头发我都超困。

我一直试图用Zoundry写完了同时发到google的空间和QQ空间。显然失败了……而且我的QQ空间还打不开了……誓死不从么这是。一个不具备html编写不能rss订阅不能用本地编辑器编辑的blog……腾讯就不觉得它的存在是一个耻辱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