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回家

今天拽着骆驼逛西单(上帝保佑亲爱的超超不要看到……)。早晨出门过马路的时候,当然我这人过马路是比较奔放,那边儿过来一小黄车,我本来打算冲过去,但是我看那个车的速度控制明显不大理想,觉得这个姐姐是个二把刀,于是冲到一半就停那儿了。结果这个姐姐也停那儿了。我从车后边绕过去走到马路边发现那个姐姐还停在那儿骂我,由于人家带着耳机就不知道她骂什么呢,还用非常好奇的眼神看着她。后来这个姐姐忍不了了开着小黄车溜溜跑了。

然后人家就看到了张礼民同学,一脸欣喜地说,你看那个姐姐还听下车来骂我……

我也觉得我真是缺乏荣辱观。

今天碰到一个大妈,我拿着她一件衣服说这我能穿么。那个阿姨说能能能你又不胖,然后人家就非常非常虚伪的说我胖我胖,那个阿姨说不胖不胖,听得我相当满足骆驼就在一边儿唾弃我。

后来我比了比这衣服我说这光露俩大粗腿了。人家本来以为那个大妈会继续按照刚才那个套路说腿不粗腿不粗,结果她说:腿粗还不能露了么……

我整个心都碎了……

想妈妈了,今天大牙还呼唤了我一下下,回家回家。我就是折腾了。

回来的时候听那年的情书。手上青春还剩多少。有时候像拨弄一盒子卡片一样在想还剩下多少青春。等它们烧光退散干净,我们大概就不会再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等青春过去,就会像妈妈说的那样,有一个不爱我我也不爱的男人来娶我。那时候所有的梦都会死掉,惨淡的耗尽心里的力量。我就不会再用平淡安心来形容自己悲伤的隐忍。那时候,一切都过去,都被彻底遗忘。

听着听着我就伤心的想在车上哭出来。结果还是只是委屈的撅撅嘴。这是不是标志着我已经长大了。

晚上宿舍停电,跟老大去吃麻辣烫。路上说来说去,老大会顾及许多我完全不会考虑的问题。我大概必须要为自己的不管不顾付出代价,大概就像老帅哥演的那个钻石商人的死一样,没有人会在乎。

连我自己都不会在乎。

有时候想我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在乎的是什么。看过豆瓣小组里关于天蝎最爱的到底是谁的话题。对人忽冷忽热,大部分的时候喜欢独处。最后大家说,他们谁也不爱,连自己也不爱。

我一直只是想,做一些自己觉得有趣的事儿学一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无所谓成功无所谓失败,让心里面一直满满当当的。就很好。所以唱歌是一个人听的,无所谓好不好听别人喜不喜欢;日志是写给自己看的,无所谓点击量无所谓有没有人留言,想着大概会有朋友一直安安静静的看,偶尔说句话;希望自己的生活只是由宽容的人介入,就像我是新生代小in去火星旅行作阿土帮继承人都是很有意思的事儿,对吧对吧风子。我高兴就好。

我还记得以前有一次跟老马说有些书一直想看但是看不下去。他说人每个阶段会看不同的书是很正常的事儿,小时候看插图的然后看童话然后看故事然后看小说看散文看杂文看哲学看历史,没必要非要强迫自己去看不喜欢的东西。

一直积极的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就能完成自己想要的那种成长。

改变是太生硬的东西,我又是太固执的人。

好想看三月的忍者神龟动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dvd出。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