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今天居然是三十了

如果不是早上七点就被劈哩啪啦不停的声音搞醒我还真能感受到一点儿过年的欢快。

被震醒了之后我打算翻个身继续睡,结果之后的三四个小时,炮,汽车保险和狗就一直没消停过。我想杀人的欲望在一点点的高涨。

起来之后我表情阴郁的看电影。talk to her那么美好深刻的电影,靠,夹在着劈哩啪啦嗷嗷嗷嗷汪汪汪汪的声音中,对白我基本就没听见。虽说他们说的是西班牙语听见我也听不懂吧。

美好个屁啊还,根本不用那男主角没完没了的说话,让中国人民去放炮就完全能唤醒那女的了。

爸妈要贴春联,春联上有一个字问我认识不认识。(外边一个厂里边一个开口向左的三边框,有人认识么……)我说我也不认识,这是个繁体字么。我妈妈就很鄙视我,说我大学都白上了。她自己去查现代汉语词典,结果里边居然没有这个字。

大概不是繁体字就是写春联的大叔乱盖的吧。

说到贴春联,我第一反应是用透明胶条,爹爹说不好看,我说那用双面胶呗。这时候妈妈就很神奇的端出一个锅,里边儿有像冲好的婴儿米粉一样的东西,告诉我这个是浆糊。我妈居然还有这项绝技,虽然不打算学我还是很是惊喜。

在老妈的指导下我饶有兴致的用一个小破牙刷把浆糊刷到春联背面,后来被唾弃说我都弄到桌子上了。我说像我这样涂指甲油都会涂到手上的,怎么可能不弄到桌子上呢。

我很愤怒的要求重新合理分工让老妈在里边儿刷浆糊我去外边贴春联。我穿着睡衣睡裤跑出去还没登上凳子就冻得要死灰溜溜的回来细心刷浆糊……

ems今天送来了前两天在淘宝上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传说中可以用来作面膜的面霜~

莫名其妙翻出来一个口罩,带上它对着显示器打算防辐射。后来发现因为遮住了嘴,还能对着对着显示器就想吃点儿什么的欲望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不小心被老妈看到被嘲笑了……

下午终于抓住时机睡了一觉,果然他们现在又开始很积极的吓唬年兽了。

我觉得首都从烟花爆竹禁放到限放实在是历史的倒退文明的失落。人民政府应该全国限放烟花爆竹。比如所有城市禁放所有农村禁放所有林地禁放所有草原禁放。考虑到某些人莫名其妙的被炸死的欲望,可以适当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心地带画那么几个随时会被移动沙丘吞噬的地区,还有当时研制原子弹的那些地方,让他们尽情的去放吧~

PS:夹缝求生是世界上最闷的片。大家千万不要看。

PS:维克多最后怎么能不娶小僵尸呢。我唾弃这个男人。

PS:昨天拉着妈妈打算买眼线液,试了以后妈妈说这个东西会流到眼睛里边坚决不让我用。我很奇怪难道她没有见过我是怎么画内眼线的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