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迪卷终结者


彩迪卷终结者……

下午去干爹家,其实早就说要去,一直怵就一直拖着。上午跟小玉说的时候小玉说觉得我跟他们不亲近。是啊是啊,除了爸爸妈妈姐姐我感觉跟谁都不亲近的样子。越是宠爱我我越是让我觉得不自在。其实小时候我是好讨好的孩子,长大了我就变成了根本不可能讨好的孩子。妈也一直说我应该过去看看,我说好啊好啊。想起来还是头皮发麻的感觉。一直想要什么表情要说什么,貌似不自在的大概只是我自己吧。

要走那条曾经上学走过的路。路上曾经有朋友家的饭店,今天发现变成了卖衣服的。突然发现我不记得她们的电话学校,现在连地址也没有了。你们都去哪儿了呢。

后来有一点小慌张,怕碰到谁,后来想碰到了又怎么样呢,连招呼都不用打的人,看见了也是不喜不悲的。这条路上曾经有一只狗每天早晨锲而不舍的追我,冬天曾经出现过一个暴露狂,曾经被拆开了重装下水道后又拆开装煤气管道,在上学放学的路上我们说了足够淹没它的话,我们每天早晨都要迟到,每天放学都很着急回家。

现在它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了一样一言不发。

是啊,那只狗和那个暴露狂全都失踪了,地面很平整,我有一年半没有在这条路上说过话,依然会迟到但是不会经过这里,好像我也没有那时候那么想家。

我们都变了吧。

离开干爹家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了很艰巨的任务。其实就是完成了很艰巨的任务。

回来的路上看到香蕉就拉着妈妈说我要吃香蕉,然后妈妈就去帮我买香蕉。路过超市拉着妈妈说我要吃饼干,然后妈妈给我钱我进去买,出来把找回的零钱全都给她。觉得偶尔跟妈妈撒一下娇真是美好~

不美好的是我回来迅速的消耗掉了那几盒彩迪卷,而且全是草莓味儿的……我罪恶罪恶罪恶罪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