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不要上帝的


看夹缝求生,忽然想起小时候想的长大之后

关于梦想
科学家音乐家旅行家哲学家考古学家这都不靠谱

正经想过的大概是当个作家
小时候写过好多东西都找不到了
总是回头看看就觉得以前自己真是矫情
一直扔一直扔

高一的时候发了一篇小说
相当的有成就感
只是杂志拿回来看了一遍就开始怀疑
这难道是我写的么
改的改删的删

我非常乐观的把这种事归结为那个杂志的编辑吃屎了
后来我发现所有的杂志编辑都喜欢吃屎

从那个时候开始决定
写东西是消遣,是闲来无事是自娱自乐
与自己之外的任何人的兴趣爱好都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用自己喜欢的东西来谋生
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谋生要不断的妥协,放弃,屈服
把寄托了自己梦想和幻想的东西拿出去妥协
人很容易变得消沉和绝望

大概会像夹缝求生里边的妈妈
写诗写到歇斯底里

我这种偏执狂,还是工作归工作梦想归梦想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况且自己又任性
坚持的事儿不多,但是绝不妥协
看电影读书听音乐都是一样
我喜欢是唯一的标准
没品就没品
不喜欢就是欣赏不了

觉得带上任何娱乐之外的意图
都会让好玩儿的事儿变得痛苦异常

有一次毛毛兴高采烈的说起音乐节
我说就去过一次
毛毛兴高采烈的问我怎么样
我想了想说noisy……
毛毛很伤心的走了……

没什么,就是忽然很想缅怀一下我小时候还那么认真的有过梦想
是孜孜不倦勇往直前比较好呢还是随遇而安自由自在好呢

不知道,我一直是个价值观很混乱的人

难道我写这篇日志又忍不住暗示我是一个很与众不同的人了么……
好吧好吧,其实我整个童年几乎都在不遗余力的表现出我是一个独特的人
最让我痛苦的事大概就是觉得我和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说到底,我们又能有多大的差别

说是长大了
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还是能让我沾沾自喜

我总是想让自己呈现出最自然的样子
但是这么想着,是不是也是一种装模做样呢
比如说装出一副很自然的样子来……

刚才看了12星座恶毒排行
我们天蝎果然众望所归拔得头筹
又让我的虚荣心小满足了一下~

PS:Hogfather实在是太好看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