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塔-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


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一样当我们越发觉得自己不被理解的时候,会不会怨恨上帝,还是我们始终清楚,摧毁巴别塔的,是我们自己。亦或者,上帝摧毁的还有我们内心深处搭建的巴别塔,用语言之外的东西,让人们自我封闭。

最黑的夜,最亮的光。  

我们不会被语言隔断,只会在日渐加快的速度中不断禁锢内心。整部电影像是听一个老人缓慢的叙述了几个毫不相干的故事。我不在意他们之间有没有联系,那把枪联系到日本那就有些生硬了。只是讲四个故事就好。  

是不是俯仰之间的人们,本来就不可能沟通。戒备多于好奇。边境线是心灵的天堑,不得逾越。贫穷和富有,安全和恐惧,喧闹和安静甚至,爱与被爱。  

大眼睛的日本女孩不能听说,不能与别人相爱。在舞厅里面间断的展示的她的安静的世界让我觉得恐惧,没有浮躁音乐陪衬的诡异灯光,失去了麻醉人的能力,只觉得到处是潜滋暗长的危险。  

想起来,其实我从小就觉得我看到的世界和别人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总是比别人多一点或者少一点,所以思考的方式方向都不相同。小时候有很多本子,带锁的不带锁的,带锁的只是拿来玩儿,日记会随手写在普通的本子上到处乱放。开始是希望大人看到会明白,等到自己有秘密的时候,已经开始知道,他们看到了又怎么样,他们看到了也不会理解,也不会明白我的秘密究竟是什么。灰心到了无谓的地步。  

后来看蜂蜜和四叶草的时候,竹本说,他想看看阿久看到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我才突然知道,原来所有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没有人会完全理解另外一个人,即使与价值观无关,与判断标准无关,也是不能理解的。因为我们看到的世界本身,就是不一样的。  

就像很久以前,大家指着草原说这是绿色,后来这种草的颜色就被叫做绿色。但是他看到的是鲜亮透明,散发着20度阳光味道的颜色,我看到的是自由奔放,是风吹过脸颊的颜色。我们都叫它绿色,但是你的绿色和我的绿色毫不相干。  

说不定如果我看到了你的世界,我们会因为太阳是橙色还是蓝色争执不已。是啊我们都知道太阳是橙黄色,但是你的太阳明明是被我叫做蓝色的那种颜色。你说这种颜色就是被我叫做橙色。  

我们达成共识的基础是叫同一个东西同一个名字,仅此而已。  

所以当我们描述内心感受的时候会有分歧,因为你听到的安静缓慢的音乐是忧郁窒息的我听到的是婀娜多姿的。  

当我们争执累了,就会有冷漠,或者战争,有仇恨。因为我们所有的交流和沟通都是误会,都是鸡同鸭讲都是驴唇不对马嘴都是徒劳。所以我们都会一直感觉到孤独。  

其实我还是很想看一眼你看到的世界,它们被你封锁的那么严密。波拉特,撞车,人们喜欢讨论差异与交流,但是永远不会有结果。  

这是一部很悲伤的电影。非常好看。  

音乐相当的出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